首页新闻资讯厚生俱乐部|嘉宾专访之ESG产业实践之路

2024-1-19厚生俱乐部

厚生俱乐部|嘉宾专访之ESG产业实践之路

在最近一期的厚生俱乐部活动中,我们邀请到了跨国行业巨头的嘉宾们,在圆桌对谈中分享大企业的ESG实践经验,嘉宾们分别来自CJ集团、赢创Evonik、及布勒集团,不仅从大企业视角带来了成熟的先进理念,也为本土企业提供了可借鉴的务实路径

中小企业ESG实践的优先级是什么?| 曹尔宁先生 赢创风险投资亚太区投资总监

"对于赢创这样的大企业来说,可持续发展或者ESG是重中之重的战略。但对于中国的中小企业,由于资源的限制,还是需要分优先级的。我的看法是安全是重中之重第一位的。在安全之上再考虑有机绿色,在有机绿色基础上再考虑低碳,这个顺序可能是更合理一点。

另一个优先级考虑的话,还是要法规第一;在满足法规要求的基础上再看是否能满足行业规范;进一步再考虑能否形成自己公司的目标规范。那么这样的话对中小企业来说可能更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ESG对于食品行业来说,绝对是大于天的事情,无论从食品安全还是可追溯要求来说都是必要的。中小企业还有一个简单的路径,可以向大企业学习。中小企业如果想要成为大企业的供应商,一定要满足一系列ESG的Checklist规范,完成需要花很多功夫,迫使企业不断改进以满足要求。"

ESG实践的海内外差异是什么?| 刘茹轶女士 CJ中国开放创新总经理

"CJ和全球的跨国大企业一样,在积极落实ESG政策,2023年我们参与编写了《跨国公司碳中和战略蓝皮书》,和跨国公司实践相比,我们发现在中国的语境下,大家更喜欢用双碳这个话题,视角略有不同。

国内在ESG方面可能更关注“E”,就是环境和减碳、绿色发展部分。海外可能是“E、S和G”这三方面,整体都在不断的平衡和发展的过程中。在食品板块,CJ在“E”这个环境减碳领域,提出了“Nature to Nature”,是从农田到餐桌再回到农田的良性循环体系,包括温室气体的减排、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废弃物的回收等。例如之前CJ推出了一款高蛋白、高纤维的薯片类的产品,就是利用米饭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碎米和豆腐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豆渣,提取的蛋白相结合做的。

另外一方面我想强调的是,社会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ance方面。CJ旗下现在差不多有八家上市公司,每一家上市公司都有专门ESG的Governance部门,以及系统化的一些运作。目前看来国内的一些企业强调的还不多,可能因为这个部分有一些成本,还没有变成一个真正的利润中心。所以在社会价值,以及公司治理Governance方面,可能我觉得未来中国也会不断的去落实以及提升。

本土中小企业也可以从长远的角度去思考,怎么跟这个具体的时代相结合,然后根据中国发展的阶段,然后去落地自己的一些更可实现的及可控成本的ESG策略。CJ目前也在中国积极的推广,做这方面的一些创新以及合作。"

如何平衡ESG和企业发展效率?| 杨湧博士 布勒集团亚太创新生态系统总监

"布勒作为一家欧洲企业,对ESG确实是特别的重视。我们每三年会有一个全球性的客户活动,我们在19年就提出,要帮助我们的客户在整个价值链中减少3个50%,一是电能/电力消耗的50%,食品浪费的50%和水资源使用的50%。

大家往往觉得ESG是需要花更多的钱做同样的事情,但是我们认为通过一些研发和创新可能会给我们的客户带来更多的价值,同时也能满足ESG的发展目标

举例来说,我们在欧洲现在已经推出了“E3”面粉工厂,“E3”是三个英文字母的缩写,第一是“E”是对于建筑土建,我们通过创新式的设计,把土建的建筑的层高大大降低,使得土建减少,对于碳足剂也是大大的减少;第二个“E”是对设备本身的一个效率的提升,通过节能的电机或者优化的设计,使设备本身的能耗能够大大的降低;第三个“E”,是在做工程的时候,通过模块化的设计,预组装的设计,使现场施工的效率也能够大大提高。ESG和企业发展效率的提升并不完全矛盾,中间可能通过一些创新的手段使两者协调配合发展

另外对于循环经济,或者说绿色发展上面有很多的创新是可以看得到的。举例来说一是啤酒行业麦芽厂,布勒孵化了一个初创企业对啤酒发酵后的酒糟进行处理,中间提取蛋白和纤维作为植物肉的来源;二是利用昆虫蛋白处理餐厨垃圾,对于有机废弃物的处理和利用,布勒做了很多这方面的实践。"

本次专访专业及开放的问答,为中小企业带来了大企业在ESG领域创新的行业实践,期待更多中小企业从不断交流和实践中,探索出与时代结合的ESG实践之路。